段誉修仙传_第150章 一剑开天门(本卷终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50章 一剑开天门(本卷终) (第1/3页)

  第151章一剑开天门

  “嗡!”

  “嘛!”

  “呢!”

  “叭!”

  “咪!”

  “!”

  浩荡的佛家六字真言,自四面八方涌来。

  声音中蕴含着深厚的内力,令人心跳骤然减缓,气闷异常。

  “好深的功力!”

  黄药师皱了皱眉,心中颇为踌躇。

  没想到佛家还有这般功力精深的高手,他自叹弗如。

  “嗡嘛呢叭咪”,是佛家六字真言,也是藏传佛教的核心。

  不用说,来者是位番僧。

  最后一音消散,但见一位白衣飘飘的光头僧人脚踏轻功而来。

  他俊秀白皙,修眉朗目,身形颀长,透着一股儒雅之气。

  看其年龄,不到三十岁。

  “小僧八思巴,见过诸位施主!”

  杨过心中暗赞,好一个俊雅之人,如不是僧人,必是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。

  “蒙古国师八思巴?”

  郭靖抗击蒙古多年,对蒙古的情报十分注重。

  八思巴,本名洛追坚赞。

  他从小智慧超群,三岁能念诵莲华经咒,五岁即随师父入寺,七岁即诵经数十万言,能略通其义,国人号之圣童,故名曰“八思巴”,意为圣者。

  五年前,八思巴拜谒忽必烈,被奉为上师。

  如今,他已是大蒙古国御敕国师。

  在八思巴身后,跟着一众蒙古高手。

  “谁是全真教掌教,出来说话!”

  尹克西扬着鞭子喝道。

  他是波斯高手,外貌高鼻深目,曲发黄须,是个胡人,身上穿的却是汉服,颈悬明珠,腕带玉镯,珠光宝气。

  “不知各位来我终南山何事?”

  李志常站起身来,道袍宽大,长须飘飘。

  “你便是全真教掌教?”

  “正是!”

  “好!你听着,今日我等来,是奉蒙古大汗之令,册封你们全真教的!”

  说着尹克西就拿出了册封旨意。

  群雄听了,无不愤怒。

  便是郭靖也是一脸凝重。

  若是武林第一大派的全真教都投降蒙古了,那中原武林还有抗蒙力量吗?

  蒙古人真是用心险恶啊!

  见群雄纷纷,李志常忙表态拒绝,表示全真教坚决不接受蒙古人册封。

  这一下,彻底激怒了蒙古人。

  尹克西与潇湘子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出手攻向李志常,想要将其活捉,逼迫全真教。

  蒙古四王爷忽必烈为攻打襄阳,开设招贤馆,招纳各方能人异士,为其效力。

  尹克西因热衷功名利禄,前往招贤馆应聘,投入忽必烈帐下。

  他与金轮法王、潇湘子、尼摩星、马光佐成为忽必烈麾下五大高手。

  当然金轮法王十六年前就被段誉给废了。

  此时接替他蒙古国师的八思巴,正是金轮法王的师兄。

  金轮法王虽比他大上许多,但入门晚,反而要叫他师兄。

  八思巴博学多才,精通汉地与吐蕃历史,对汉语颇为精通。

  他少年天才,难免有些傲气,故来中原一试高下。

  不过,八思巴的目标却不是全真教的道士。

  他们武功太差,不配自己出手。

  全真教的几大高手,很快与一众蒙古高手战成一团。

  双方打得有来有往。

  有武林人士出手相助全真教,却见山下涌来一众蒙古武士。

  郭靖再也看不下去,一招降龙十八掌将尹克西和潇湘子分别震退。

  “郭大侠!我劝少管闲事!”

  一名中年男子拦在郭靖面前。

  正是慕容家家主慕容振。

  “姑苏慕容,是投靠蒙古人了?”

  郭靖正双目炯炯,盯着慕容振。

  他早就得到消息,慕容家与蒙古人往来密切,不料这个武林世家,竟真成了蒙古人的爪牙!

  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郭大侠”

  “闭嘴!”

  郭靖厉声呵斥。

  正热闹间,突然山下吹起哨呐。

  “不好,蒙古人将终南山给围住了!”

  全真教弟子传讯,有敌人大举来袭。

  但见漫山遍野的蒙古兵,往全真教而来。

  慕容振大笑道:“尔等既拒绝蒙古大汗敕封,那便死吧!”

  忽必烈攻打襄阳失利,大为灰心,问起后方情状,得知主要大患一是全真教,二是丐帮。

  这两大教帮都忠于大宋,蒙古军南攻,他们不停在蒙军后方斩兵杀将,牵制得很厉害。

  恰逢慕容家出谋划算,于是便动了一网打尽心思。

  “蒙古兵杀上山来,我等武林人士,如何能与蒙古大军对垒相抗?”

  顿时人心惶惶。

  “师叔,该如何是好?”

  这时全真教的掌教由第三代弟子李志常充任,但遇上这等大事,自仍由全真五子发号施令。

  只听得山下喊杀之声大作,金鼓齐鸣。

  王处一快步走向段誉,躬身一礼:“还望前辈出手相援,拯救中原武林!”

  “嗡!”

  八思巴两手合什,六字真言再度响起,瞬间将重阳宫前的喧闹声压了下去。

  慌张的武林群雄个个身形摇摇欲坠。

  便是五绝,也是一脸凝重。

  白袍之下,八思巴双手如玉,带着几分晶莹之质,显得有几分妖异。

  杨过一看便知其手上有着独特的功夫,心中警戒,异于平常之状,必是力量之外相。

  “嘛!”

  第二字刚刚响起,就听一道咳嗽声在重阳宫内外回荡,将六字真言淹没。

  群雄顿时松了口气,将身形稳住,呼吸慢慢平缓。

  八思巴脸色微变,竟有人能破了自己的明王咒?

  他刚才所念的是密宗独门绝学明王咒,与少林的狮子吼颇为相似。

  其威力宏大,功力越深,威力越甚。

  没想到对方只是咳嗽了一声,便能克制自己的明王咒!

  论其功力,自然是远超自己,中原武林果然卧虎藏龙。

  “小僧八思巴,不知刚才哪位高人指教?”

  清朗的声音带着几分古怪的音调,浩浩荡荡传了出去。

  “没事别在我面前鬼叫。”

  声音徐徐传来。

  八思巴心下暗暗惊异,听这声音,彷佛就在自己耳边响起,其功力实在令人骇异!

  目光一扫,终于锁定了声音来源。

  此人俊雅不凡,闲适如意,仪态极为端严。

  “阁下可是逍遥剑仙?”

  八思巴冲段誉合什一礼,随即眼中惊异之色一闪而逝。

  段誉微微点头,兀自品茶。

  八思巴此前扫过群雄,注意力皆在杨过等人身上,便没有太过在意,将段誉忽略过去。

  却没想到他竟也是一个绝顶的高手!

  “早闻中原有位高手,乃仙人弟子,小僧不才,盼与阁下一试身手。”

  切磋是假,替金轮法王报仇是真。

  “在下昆仑派何足道,大师可否一战?”

  何足道插了进来,主动邀战。

  此前他输给一个无名小卒,心情郁结。

 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