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苍守夜人_第950章 无忧山下独忧人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950章 无忧山下独忧人 (第1/3页)

  大苍守夜人正文卷第950章无忧山下独忧人“知道师尊的身份,还敢如此肆无忌惮地下战书,表明了两点,其一,墨阁之事已然打到了他的痛点;其二,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会肆无忌惮!”

  白老点头,微笑:“看来,你对他已经足够了解,有无把握在接下来这一弈中,压过他?”

  “师尊之弈道出神入化,弟子不才,只能学到三分!”洛无心道:“对弈之道,不在过程,而在结果,接下来这一弈中,过程如何尽可忽略,只要最终的结果压过他,即为王道!”

  “儒子可教也!”白老点头,赞许。

 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,洛无心跟林苏那一约——挑战两宫圣峰之约,本身就是一局棋,而且这局棋也是经过白老同意的。

  洛无心也早已看穿这局棋的妙用。

  他与林苏同台竞技,如果想在竞技过程中压过林苏,很难,但是,真正的对弈之道,从来不是全过程子子争先,而是结果把控。

  子子争先洛无心未必能做到。

  但结果把控,却已成定局。

  林苏在这幅棋盘之上,不管如何折腾,不管如何惊艳,最终都会一脚踏入别人早已预设的死循环,而洛无心,不管怎么做,最终的结果都会如愿以偿。

  在这个层面上,他洛无心都是未弈而胜。

  但是,林苏的几句话,还是让白老有一种小小的挫败感。

  他白阁以天下万物为棋,纵横天下,但在他口中,却是如此之不堪,而且他更不服!“天下中分尚可持”,这就是宣言,且看未来,谁主天下沉浮!

  墨阁已然灰飞烟灭,但在他口中,却换来了高度评价——墨阁的宗旨本来就是:让自己不成为他人棋盘上的棋子!此番虽然灰飞烟灭,但他们也终究没有成为棋子,他们的宗旨,践行了!

  白老目光投向遥远的天际,那里有一座死寂的悬崖,悬崖之下,乃是文道废墟,称为文墟。

  黑老本体,就是从这悬崖顶上洒下去的,是的,是洒!

  因为它已经不再是血肉之身,而是一块黑色的玉石,玉石在《流沙吟》的圣道伟力下化为流沙,飘洒于文墟这片文道坟场。

  这就是多年对弈的对手之下场。

  这就是不肯为子的下场。

  不肯为子,甚好,那就化为流沙!

  林苏一夜时间穿行万里。

  圣殿茫茫苍苍,其大几无穷尽。

  田园在他眼中浮现,一如世俗界。

  田园之侧的民居在他眼中浮现,也一如俗世。

  城池之中,百姓安居,依然一如俗世。

  事实上,这片天地本就是俗世。

  如果说非得找出它的不同之处,大概就在于他的管理层。

  俗世管理层为皇室,而这里,管理层是圣殿。

  俗世之中,各国纷争,而这里,没有各国,就只有一个主子。

  所以,它比俗世少了很多铁血争斗,它比俗世更加安定,它连军队都不需要,少了几许铁血,多了几许斯文。

  是的,哪怕是乡间务农的老农民,同样满嘴之乎者也。

  他们眼下是农民,他们眼下的日子是饿死者有之,被欺凌者有之,但是,他们还是忘不了祖上的荣耀,他们每个人家里都珍藏着一件或者几件文人长衫。

  单从外表看,林苏感受到的是:这里很象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。

  但是,透过现象看本质,他却很悲哀地发现,这片天地比起今日之大苍,少了些人间烟火。

  如果仅仅是人间烟火之缺失倒还罢了,关键是,他知道各级管理者,看起来斯文得很,但是,他们的狠毒可绝对不比俗世的官员逊色半分。

  民不聊生,绝对不是看这些民,有没有声嘶力竭地青筋爆跳,看的还是他们真实的处境。

  这些东西,不是林苏当前要做的事情,当前,他要去一座山。

  西北苍凉地,隐有北风凉。

  但一山拔地而起,山上似乎突然间转换了四季。

  一江春水在这片苍凉大地上写下了一个惊叹号,惊叹号之侧的那座山谷,就是忘忧谷,这座山,为无忧山。

  无忧山,原本是穷山恶水,但自从有了大人物隐居之后,文气浸透这座山峰,将这片天地变成人间妙境。

  忘忧谷中有一面小湖,称为“坐忘湖”,四面的无忧山隔绝一切,小湖泛舟,坐而忘忧。

  林苏身形一落,落在山谷口,面前的小湖在清晨的阳光之下,泛起动人的涟漪。

  林苏脚下一动,一个舟字从眉心飞出,落在水面化为一条燕子舟,他脚踏燕子舟,清风起,发飞扬,他手中一只逍遥笛横在唇间,一缕音波激荡而出。

  正是他的招牌曲目《山歌好比春江水》!

  清幽的笛声似乎唤醒了忘忧山的山间晨雾,轻盈地在山间跳舞。

  也似乎唤醒了这一江春水,春水在他脚下肆意汪洋。

  当然,也唤醒了忘忧谷的几个隐士。

  隐士目光抬起,眼中有惊喜之色。

  又一个隐士来了么?

  还是个会吹曲子的,而且他的曲子一听,动人至极,与忘忧谷的设定无限合拍,真正是妙曲一闻,世间无忧。

  唯有一人,脸有异色,这是在坐忘湖泛舟的一个女人。

  命无颜!

  昔日的命无颜,不叫无颜,而叫天颜,人如其名,她国色天香,公认为天命宫第一美人,也是圣殿各宫天之骄子追求的对象,但她,天河一劫,仙子落凡尘,命天颜看错了人,导致一场惊世骇俗的天河浩劫,数以百万千万的人魂归地府,命天颜从此改为命无颜,以示无颜见天下人。

  隐居无忧山下忘忧谷,已经整整八百年。

  今日,她突然听到了这一曲《山歌好比春江水》!

  这一曲之美妙,已然可以让山风沉醉,可以让春水沉醉,但是,命无颜震动的不是这个,让她震动的是,她知道来的人绝对不可能是隐士。

  是他!

  昔日书山之上,与她隔窗小小交流一番的那个文道后起之秀:林苏!

  如果说漫长得骇人听闻、生而无趣的人生旅途中,还有什么人能在这绝对无波古井中翻起一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