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苍守夜人_第12章 鸿雁传书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2章 鸿雁传书 (第1/3页)

  林苏两首七彩诗到底写了个啥,自然是林佳良最想知道的。

  林苏将这两首诗写下了,林佳良一字一字地看了无数遍,感慨万端,七彩之诗,如此绝妙……

  他话锋一转,问了另外一个问题,三弟除了这两首,还有没有写过另一首呢?他瞅着林苏,眼中颇有深意……

  林苏立刻就懂了:“我代二哥,给嫂子写过一首。”

  你……林佳良眼睛鼓起:“果然如此!我就说玉楼一来就说我让你给她带诗……写的是什么?”

  “借问江潮与海纹,何似君情与我心,相恨不如潮有信,相思始觉海非深。”林苏念完这首诗补了一句:“二哥,你可别跟嫂子说漏了啊……”

  林佳良沉吟良久,长长叹息,相恨不如潮有信,相思始觉海非深,如此绝妙之诗,该当也是彩诗!三弟之才真是……

  轻轻摇头之后,林佳良道:“今日林家大喜,咱们给大哥写封信吧,大哥时刻担忧着家里的情况,该当让他安心!”

  林佳良提起宝笔,在一张宝纸上写了一封家书,洋洋洒洒写了上千字,末尾运笔如风,落下一个“雁”字。

  笔收,纸起,化成一只飞雁飞向南方。

  鸿雁传书,这就是士人的手段。

  有文根,强身健体,思路清晰。

  而入文坛,就能使用一些最粗浅的文道力量,比如说鸿雁传书。鸿雁传书不象《导气文》,消耗的文气不多,哪怕老二此刻依然在病中,还是可以鸿雁传书的。

  “大哥远在南方征战,收到这封家书,当能安心!”林佳良道:“三弟,你已踏入文道之门,该当再进一步,从今天开始,安心静读,今年的乡试只剩下两个月,就不说了,三年之后的乡试,务必一击而中。”

  文道,极其艰难。

  林苏的文根没走正规流程,是凭一首诗换来了个圣人直赐。

  但这样的好事,后面不可能再有,后来的文坛、文山、文心,全都是必须走正规流程的,那就是乡试、会试、殿试。

  所以,林佳良这个二哥,在父亲去世、长兄不在的时候,临时客串长兄的角色,给自家兄弟制定人生规划。

  林苏抬头:“你不是说……今年乡试还没举行吗?”

  林佳良摇头:“今年?今年的乡试只剩下不到两个月,这么短的时间,是来不及的……”

  乡试三年一次,考试的内容是真正的包罗万象,诸子史集全都会涉及到,而要吃透这些经典,正常人一辈子都吃透不了,拥有文根之人,天资聪慧,也需要十多年苦功,才有可能通过乡试。

  哪怕三弟诗才绝世,也不行,乡试考的内容,可不仅仅是诗,诗取决于灵感与天赋,乡试考的,是知识积累。

  林苏抓抓脑袋:“二哥,说说乡试都考些啥……”

  林佳良是从乡试走过来的,当年还以第七名的成绩高中秀才,对乡试这个话题是有兴趣的,很快就进入了某种角色,啥角色呢?学长加导师……

  二哥所列的经典,居然是《论语》、《尚书》、《道德经》……

  林苏听得眼睛扑闪闪的,这些必考的课目,说实话以前他真没读过,读现代书的人,谁读这个啊?但现在,他都读过,要问他怎么读的,拿手读的——手指一触,再高深的典籍全都刻入脑海之中,比人家挑灯夜读几十年都记得清,我就问你,要人活不?

  ……

  南方边疆,血色万里!

  一场惨烈的战事即将结束,地上已经横尸上千,还有最后的拼杀之声在西山坡。

  百多个人被困在小山坡,长枪对外,疯狂刺杀。

  他们的对手,身材异常高大,身上隐隐还有鳞片,长枪扎在他们身上,碧血流出。

  他们不是人族,而是魔族!

  魔族还有七八百人和三百多头巨大的魔兽坐骑,气势十足,百多个人族,就如同狂潮之中的一叶小舟,随时都会倾覆。

  一个年轻将军大吼:“兄弟们,定南铁卫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