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苍守夜人_第11章 林家再起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1章 林家再起 (第1/3页)

  林苏接过,脸有满意之色。

  林公子你还有什么条件?丁海心头有底了。

  林苏一低头就看到了小夭,这丫头双手托着肚子,满足地靠在椅子上,似乎暂时不想动弹。

  “小夭,你想要什么?”

  小夭站直了:“两只烧鸡!”

  大家眼睛全直了……

  小夭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,不好意思地靠在林苏身边:“要不,一只也行……小桃还没吃饭呢……”

  林苏敲敲她脑袋,无言以对。

  她格局是小了点,但能在这个时候还记挂着小姐妹没吃饭,可圈可点了。

  丁海笑了:“十只烧鸡,十坛好酒,十只羊,送到林府去!”

  “是!”美女嫣然一笑,转身而去。

  “好了,丁老板,诗作,三天之内送到!”

  丁海一颗心终于归位,喜笑颜开。

  林苏转向抱山:“抱山先生,那颗金珠……给我吧,这毕竟是人家女孩子送给我的礼物……”

  抱山眼睛睁得老大:“那是狐妖!”

  “她不是一般的狐妖……”

  “啥?”

  “她是母狐妖!”

  噗,不知是谁嘴里的酒喷了。

  抱山先生手一抬,那颗金珠递到了林苏手中。

  “小子,多情自古总多伤,人间何必又断肠?小心些,别自己将自己玩死了……”

  多情自古总多伤,人间何必又断肠?

  好诗啊!

  是你自己写的吗?

  达到五彩了吗?

  林苏眼中光芒闪烁……

  林家,已是午后。

  一群青衣小厮抬着十头烤羊,十只鸡,十坛酒走到门前。

  昔日光华十里的“定南侯府”四个御赐大字,早已不在,只有两个孤零零的字横在上方,林宅。

  这两个字,是林佳良亲笔手书,以他的造诣,原本可以写得毫光照夜,但这两个字却是黯淡一片,只因为字随心境,他写下这两个字时,内心一片灰暗,写出来的字,同样是灰暗。

  没有看门人。

  林宅,里面能有个啥?

  小偷进门都是含着泪水走的,还怕人偷么?

  十多人直接推开大门进院,院子里也是杂草丛生,一片破败。

  东院,林佳良静静地躺着,两眼紧闭。

  他没有睡着,他也没有昏倒,他心中一直都徘徊着一条影子,当日玉香楼里,中秋之夜,情香袅袅,满室春光,她的面孔在轻烟之后,美若天人,她的眼中含情,声音清雅……

  公子,能问你一句话吗?

  你说!

  “青楼终非归宿,此身该往何方?”

  他告诉她:“我父三月回府,我在桃花开放的时节,为你打开侧门。”

  她笑了:“那我的辞楼宴,就定在四月。”那一刻,她脸上露出的笑容,如同桃花般娇艳……

  时光流逝,花落花飞,转眼到了三月,父亲没有回府,而是押送京城问斩,侯府夺爵,家道中落。

  桃花他眼看着开了,又谢了……

  昔日的人,今日就是辞楼宴,辞楼宴后,花落谁人家……

  春已残,人已病,过去的事情,终是美好,未来的事情,他看不到归途……

  世事无常,徒然惆怅,侯府今日,一地鸡毛……

  林母和小桃坐在他的床前,没有打扰他,也没有说话,整整一个上午……

  突然,外面传来动静,林母微微一惊:“有人进来,小桃,你去看下……”

  小桃走到门边,一打开房门,她的目光就被烤得金黄的烤羊、烧鸡吸引,定南侯府出事后,多长时间没见过肉食了,馋得狠了,看什么都象烤羊吗?小桃闭闭眼,摇摇头,再睁开眼睛,看到的还是烤羊、烧鸡……

  “请禀报夫人,我是海宁楼的掌柜,林公子今天诗会夺得头筹,海宁楼特送些许礼物,以表敬意!”

  “什么?”林母一下子弹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