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苍守夜人_第5章 花魁辞楼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5章 花魁辞楼 (第1/3页)

  祠堂里庄严肃穆,灵堂之前,林家列祖列宗的牌位共分十层,高低错落,代表着林家两百年来十代祖宗,林苏目光从上而下……

  大苍国镇北将军林西良……

  大苍国骠骑大将军林立军……

  大苍国晓勇伯骠骑大将军林万方……

  林家两百年将门,代代将军,唯有一个例外,就是最下方、最中间的一个牌位,上面只有七个字:林定南大人之灵。

  这就是他爹爹,原本也是定南侯,血雨关统帅,但被剥官夺爵,灵牌之上,只有一个名字,没有任何头衔。

  二哥一柱香插入爹爹前面的香炉之中,嗵地一声跪下:“爹爹,你上路之时,三弟没能赶回,今日来给你上香了,爹爹放心,不管风云变幻,不管世事千秋,只要孩儿有一口气在,必定护母亲和兄弟周全!”

  磕了九个头,他慢慢起身:“三弟,你来!”

  林苏将手中香恭敬地插上香炉,也磕了九个头,慢慢站起。

  “二哥,爹爹到底因何而死?”

  二哥眼中射出愤怒之光,说了很多……

  林家的情况其实是封建社会的一个通病……

  武将的职责是杀敌保边,对外态度就是战。

  文官坚信儒家经典感化,对外态度软弱而暧昧。

  形成了文武对立的政坛大环境。

  文官把控话语权,武将日渐边缘化,到后来形成了武将不上朝的奇葩局面,在民间,武将甚至沦为低贱的代名词,整个社会,重文轻武。

  在这种大环境之下的将门,没有人敢冒失,林定南更不是冒失之人,他深知官场险恶,向来是谨小慎微行事,夹着尾巴做人,才封了个侯爵,然而,还是天有不测风云。

  去年的时候,他的一个部下勾结魔族,成为人族可耻的汉奸,林定南岂能放过他?将其军法处置,没想到此人跟朝堂深度勾连,兵部尚书张文远捏造事实,诬林定南谋反,陛下派出一支队伍赴血雨关清查此事,这支队伍同样被朝官掌控,最终就判定了林定南谋反之事,才有了定南侯府覆灭。

  林苏心头怒火大炽,娘的这是什么朝堂?

  战士保家卫国,后面一堆人想方设法弄死他们,没有罪名捏造罪名,罪魁祸首居然还是主政兵事的兵部尚书!

  二哥用一句话结束了这段悲情往事:“幸好陛下还是念及林家两百年将门,十代军功,没有对林家斩尽杀绝,大哥尚在边关任职,未受波及,娘也得以保命。”

  林苏轻轻吐口气:“娘这病……不打紧吧?”

  二哥说:“娘也是心思郁结而病倒,如以药石服之,辅以《导气文》,很快就能痊愈,奈何城中大夫均不敢登门,单凭《导气文》,娘可能还有数日病痛折磨之苦。”

  林苏微微一惊:“城中大夫不敢登门,是何意?”

  “依然还是张家打压!张文远老家亦在海宁,对林家的打压无处不在,林家欲变卖些木货家具度日,无人敢上门,娘这一病,大夫亦不敢登门,都是怕了张家,恐受池鱼之殃……不过三弟尽请放心,为兄明日去城门卖字、代写书信,也终能保林家有一口热汤……”

  二哥考虑到林苏刚刚万里回程,一路奔波,让他赶紧去休息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