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苍守夜人_第392章 亦诗亦歌亦如梦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392章 亦诗亦歌亦如梦 (第1/3页)

  废林苏,有两种方式,一种方式是肉体毁灭,另一种方式是诗道碾压,第二种方式远比第一种方式更好,因为林苏对诗圣圣家的威胁就是诗词,在诗词这一领域击败他,让他自碎文心,退出文坛,他前期压在诗圣圣家头顶的阴霾,就全都散了。

  天下没有任何人有把握在诗词领域击败林苏,但林苏却开出了一个让李长庚心惊肉跳的方式——两人相互出题。

  他可以出一个最刁钻的题目,绝对会让林苏麻头。

  他也准备迎接林苏最刁钻的题目,但他自恃没有人能难得住他,因为他已经百岁高龄了,世事于他没有秘密,在他眼中,又何来刁钻?

  但他没想到,林苏出的题目,一点都不刁钻,甚至是送分题!

  虽然是送分题,但李长庚也绝对不会轻视,一柱香已经燃了一半,他还在思索……

  就在这柱香即将燃到尽头之时,李长庚手起,笔落……

  转眼而就,金色的诗稿破空而下,飞向林苏,空中一个旋转,二十个大字空中浮现,五彩之光照耀十里。

  “长湖三春水,落日五尖船,素衣踏浪去,不入彩云间。”

  下方的学子们全都疯狂了,议论纷纷……

  一柱香时间,一首绝妙五彩诗诞生,这是何等的诗词造诣?……

  有人问,先生,这首诗妙在何处?

  先生讲解:这是一个典故,说的是当日的一位诗圣圣家大儒李周,李周曾任南阳二品御史,奸党污其贪污枉法,此人一怒之下,辞官归去,家中所有细软尽皆放弃,着一身素衣,踏上五尖船,驰过春水湖,此生再未踏足京城半步,这样的人,才是真正的光明磊落……

  妙啊,真是绝妙,有人抚掌大赞,这诗最妙的地方就是,通篇没有写一句光明磊落,但整首诗,偏偏就充满了光明磊落,这才叫诗!

  正是,此诗最妙之处,还在于他彰显了诗圣圣家,跟他身份完全合拍。

  也有人议论,这首诗,是不是就是对这姓林的回应?姓林的开始一番污言污语,说大长老暗算于他,大长老不屑于跟他理论,以如此光明磊落的诗意回应于他。

  众人议论声充斥全城,高阁之上,李长庚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,俯身而下:“林苏,本座已解了阁下之题,现在该是阁下来解本座之题了,听好了……”

  “等一下!”一个声音突然响起。

  却是李归涵。

  全场之人全都盯着她,包括广场上的万千学子,还有各个楼顶上的南阳之人,当然,街道上此刻更是水泄不通,足有数十万人都盯着这一块天地。

  李归涵一字一句地道:“林苏刚才给你出的题目,乃是最常规的题目,任是谁都能看出来,绝不刁钻,大长老身为诗圣圣家大长老,如果出的题目过于刁钻,显然有失身份。”

  李长庚脸色一沉。

  周围众人也全都心头大动。

  是啊,这话对啊,林苏刚才出的题目,别说是李长庚,全场数十万文人中,至少有一半都可以立刻下笔,绝对算不得刁钻,如果诗圣圣家大长老给他还上一道刁钻之题,那即便赢了也是大失脸面。

  林苏开口了:“你错了,我出的这道题目其实颇有难度。”

  众人全都大惊。

  最惊的还是李归涵,你小子有没有吃错药啊?我帮你说话呢……

  林苏补充道:“如果一个人本身并非光明磊落之人,即便强行粉饰,也终究似是而非!所以,大长老此诗只能是五彩诗,而入不了七彩!”

  一句话,所有在场诗圣圣家之人全都怒火大炽。

  最怒的当然还是高居高阁的大长老李长庚,他借光明磊落之诗带来的一波红利,被林苏一句话轻飘飘抹了个干净。

  林苏告诉世人,他李长庚本质上并非光明磊落之人,只是强行粉饰,所以这诗才是五彩,成不了七彩。

  这话太毒了。

  需要知道,他们今日如此级数的文战,是会载入史册的,而现场发生的任何事情,都会成为诗之花絮,跟诗一起流传数百上千年,有了林苏这个经典评论,他这首五彩诗任何一次流传,都伴随着这句恶毒评价,他李长庚无法借五彩诗名扬百年,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